男子背渐冻症妻爬黄山 不离不弃胜过千言万语

你说你想去看世界那不论多远我都陪你走即使你行动不便我也会陪你到海角天涯最近一则#丈夫背渐冻症妻子旅游#的话题在网上被热议主角就是57岁的芜湖人王效民4年来他带着患重病的妻子去过很多地方就为了“不给她留下什么遗憾”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大病妻子余永花也许还不知道丈夫的爱有多深2013年王效民发现妻子走路时容易摔跤最初去医院却查不出病因直到第二年7月才确诊为渐冻症发病后余永

你说

你想去看世界

那不论多远我都陪你走

即使你行动不便

我也会陪你到海角天涯

最近

一则#丈夫背渐冻症妻子旅游#的话题

在网上被热议

主角就是

57岁的芜湖人王效民

4年来

他带着患重病的妻子

去过很多地方

就为了

“不给她留下什么遗憾”

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大病

妻子余永花也许还不知道

丈夫的爱有多深

2013年

王效民发现妻子走路时容易摔跤

最初去医院却查不出病因

直到第二年7月才确诊为渐冻症

发病后

余永花从生活能基本自理

到现在四肢不能动弹、话也不能说

庆幸的是意识一直都清醒

“老伴以前就想出去玩,一直没有实现。我考虑到这个病不好治,就想抓紧时间带她多出去看看,不想她留什么遗憾。”

王效民觉得不能再等了结婚37年他想尽量满足妻子的要求

妻子想四处看看

丈夫义无反顾支持

行动不便又如何

你想去,我便陪着你

不离不弃胜过千言万语

就这样

王效民背着妻子踏上了旅途

去过黄山、大明山、开封…

最远还到过西藏

他们经济并不富裕

为了给妻子治病

家里的房子也卖了

平时都是借住在各地的亲戚家

外出旅行

他们沿途自己搭帐篷、做饭

每次花销都很少

靠着两人的退休工资

加上亲戚好友的资助

就这样,王效民背着妻子

走遍祖国大好河山

被问到旅行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王效民是这样说的

“虽然苦,但也很快乐”

他说,下一站,去北京……

对话

日常交流全靠眼神和点头摇头,吃饭要一口口喂

记者:对于病情,医生怎么说?

王效民:目前市面上还没有对这个病很好的药,医生建议我们保守治疗。所以,平时就是帮妻子舒展一下筋骨,没怎么吃药。病情也只能任由着它慢慢发展。

刚查出病的时候,她生活还能自理。现在,四肢已经不能怎么动了,话也说不了了,不过意识一直都很清醒。

记者:那怎么交流呢?吃饭也成了问题吧?怎么生活?

王效民:我都是一直看着她,她给我使眼色,或者点头、摇头。猜得多了,基本都知道她要干什么。她想吃饭了或者想做其他的事,就会像小孩子一样,咿咿呀呀的。现在只能吃流食,东西稍微硬一点都不行,我得一口一口喂她。

早些年,我下岗后开了个小运货公司,老伴得病后就停业了,房子也卖了,专门照顾她。保姆费一个月几千块,请不起。现在我们是在各个亲戚家借宿。

带妻子出去旅游,没想别的,就是不想她留遗憾

记者:基本生活都这么不便,怎么想到去旅游?

王效民:我们结婚37年了,老伴以前就想出去玩,一直没有兑现。带她出去旅游,是为了不给她留下什么遗憾。

记者:旅途花销大不大?

王效民:现在家里总收入就我老伴一个月1800元退休工资,唯一的孩子还在家待业。有时亲朋们会赞助一点费用。旅游近点的话,我们会带帐篷,也自己做饭。每次花销都很少。

记者:带着妻子旅游,很累吧?

王效民:累,而且还很困难。虽然老伴体重越来越轻,现在只有30多公斤了,不用每时每刻都背,可以用轮椅。但遇到台阶或者需要徒步的情况,我还是得背她。

记者:去西藏应该是困难最大的一次了?

王效民:印象中,布达拉宫的楼梯是最难爬的。很高,楼梯很窄很陡,一般人还背不上去。好在我体力不错,老伴体重也轻。她没什么高原反应,反倒我反应比较大。虽然苦,但也很快乐。

目的地都是妻子选,下一站想去北京

记者:旅游的地方,谁来决定?

王效民:都是她选。她不能指着地图说,我就指着地图挨个念,老伴认可了,就冲我点头。最开始知道病情的时候,她心情很低落,后来慢慢看开了。二人旅程,她每次都很开心,总是笑。

记者:下一站,想去哪里?

王效民:她的病情,要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我想带她去北京,去看看长城。

这就是爱情的样子!

他们感动了众多网友……

他们一路翻山越岭去旅行

却不知自己也成了一道风景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为他们点赞,祝他们好运!

延伸阅读:

安徽男子背渐冻症妻子穷游多地:我不富裕,但不想让她留遗憾

4年来,经济并不富裕的王效民在亲友的赞助下,带着患重病的妻子去过绩溪徽杭古道、黄山和新疆等地,沿途自己搭帐篷、做饭。7月25日,当问起“穷游”是否还会坚持下去的时候,王效民对澎湃新闻说:“下一站,北京!”2013年,安徽芜湖人王效民发现,妻子余永花走路时容易摔跤,最初去医院却查不出病因,知道第二年7月才确诊为渐冻症。发病后,余永花从生活能基本自理,到现在四肢不能动弹,话也不能说,庆幸的是意识一直都很清醒。“我考虑到这个病治不好,就想着抓紧时间带她多出去看看,不想她留什么遗憾。”57岁的王效民说,夫妻结婚37年,在最后的时候想尽量满足妻子的要求。

【对话】日常交流全靠眼神和点头摇头,吃饭要一口口喂

澎湃新闻:对于病情,医生怎么说?

王效民:目前市面上还没有对这个病很好的药,医生建议我们保守治疗。所以,平时就是帮妻子舒展一下筋骨,没怎么吃药。病情也只能任由着它慢慢发展。刚查出病的时候,她生活还能自理。现在,四肢已经不能怎么动了,话也说不了了,不过意识一直都很清醒。

澎湃新闻:那怎么交流呢?吃饭也成了问题吧?怎么生活?

王效民:我都是一直看着她,她给我使颜色,或者点头、摇头。猜的多了,基本都知道她要干什么。她想吃饭了或者想做其他的事,就会像小孩子一样,咿咿呀呀的。现在只能吃流食,东西稍微硬一点都不行,我得一口一口喂她。早些年,我下岗后开了个小运货公司,老伴得病后就停业了,房子也卖了,专门照顾她。保姆费一个月几千块,请不起。现在我们是在各个亲戚家借宿。带妻子出去旅游,没想别的,就是不想她留遗憾。

澎湃新闻:基本生活都这么不便,怎么想到去旅游?

王效民:我们结婚37年了,老伴18岁时就嫁给了我,是亲人了。老伴以前就想出去玩,一直没有兑现。带她出去旅游,是为了不给她留下什么遗憾。

澎湃新闻:去过哪些地方了?旅途花销大不大?

王效民:目前已经去过黄山、绩溪徽杭古道、大明山、开封府和很多小地方,最远到过西藏。现在家里总收入就我老伴一个月1800元退休工资,唯一的孩子还在家待业。有时亲朋们会赞助一点费用。旅游近点的话,我们会带帐篷,也自己做饭。每次花销都很少。

澎湃新闻:带着妻子旅游,很累吧?

王效民:累,而且还很困难。虽然老伴体重越来越轻,现在只有30多公斤了,不用每时每刻都背,可以用轮椅。但遇到台阶或者需要徒步的情况,我还是得背她。有次去黄山,一开始以为天亮前没开门时绕路进去,可以省门票。最后才知道进山就得买门票,我们多跑了两公里冤枉路。

澎湃新闻:去西藏应该是困难最大的一次了?

王效民:印象中,布达拉宫的楼梯是最难爬的。很高,楼梯很窄很陡,一般人还背不上去。好在我体力不错,老伴体重也轻。她没什么高原反应,反倒我反应比较大。虽然苦,但也很快乐。

目的地都是妻子选,下一站想去北京

澎湃新闻:旅游的地方,谁来决定?王效民:都是她选。她不能指着地图说,我就指着地图挨个念,老伴认可了,就冲我点头。最开始知道病情的时候,她心情很低落,后来慢慢看开了。二人旅程,她每次都很开心,总是笑。

澎湃新闻:下一站,想去哪里?

王效民:她的病情,要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我想带她去北京,去看看长城。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